大狮zei

要乐不要丧

【KK】伴娘(一)

哇好喜欢这种套路啊💟

放空君:

哈哈哈哈,with @惨绿少女 的脑洞,灵感来自domani的侧影伴娘头(并不是!


非常雷:直男51 X 女装!女装!女装!女装!24/玛丽苏玛丽苏玛丽苏(之前好像有个gn让我写传统玛丽苏文的(虽然我也不懂啥叫传统玛丽苏(这个算吗?(苦笑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1




比起被发型师折腾了半个小时才弄好的侧编发,更难受的是涂了睫毛膏的睫毛,总觉得似有千只蚂蚁在眼皮上爬,堂本刚刚想去揉眼睛,就被筱原友惠火眼金睛地抬手拍下。


“你老实点。”


明明刚刚还是一副端庄贤淑的模样,此时这位待嫁新娘又恢复了神经病的本色。


“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。”刚嘟嘟囔囔地自言自语道。


“闭嘴!说话就露馅了,我跟他们说你是哑巴。”


“哈?”


“不!要!毁!了!我!的!婚!礼!”友惠没有出声,用口型一字一顿地说道。


“那!你!就!不!要!找!一!个!男!人!当!伴!娘!啊!”刚用口型以牙还牙。


侧脸与友惠争锋相对的时候,感觉一方很不友好的视线直勾勾地盯着自己,整张脸都烧了起来,腮红本来就打多了,现在的样子看起来一定很可笑吧。刚忧心忡忡地向侧方望去,果然是那个人,友惠老公的伴郎。整场婚礼这人的视线就一直黏在自己身上,刚瞪回去的时候,他就非常假地转过头去,但不一会视线又黏回来了,来来往往几个回合之后,刚决定不去理他。


肯定是看出我是个男的了,刚想。虽然现在几乎是自己人生最瘦的时候,胳膊很纤细,负责变装的造型师在看了一眼自己引以为傲的B cup后,还把特意准备的胸垫丢到了一旁。妆画得非常精心,伴娘裙是动画片里白雪公主穿的那种长款,乖巧不暴露,裙摆下方的纤纤双足穿了高跟鞋。装扮完走出来的时候,大家都说可爱,完全就是女孩子!


 


“看这里哦。”摄影师要拍合照了。


刚对着镜头绽放一个假笑,心想,终于完成任务了。但他并不知道,之后新娘新郎收到照片,被气了个半死。无论怎么挑都没有一张能用,每张照片上的伴郎都歪着脖子,企图越过身旁明明他们才是主角的新郎新娘,去看隔了两个人的伴娘。


 


这大概是一场史上瓜最多的婚礼,迷信得不得了的新娘在婚前去找神婆算卦的时候,神婆说,你想要婚姻幸福,必须完成两个任务:1、找一个男人做伴娘;2、在婚礼上促成一次相亲。所以作为友惠发小的刚,在被哄骗、被威胁、被殴打,被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轰炸了无数轮之后,被迫反串上阵了。


而相亲的重任落在了原本的伴娘人选深田恭子和伴郎堂本光一身上,但由于伴郎完全从头至尾都在对刚紧迫盯人,第二个任务显然失败了。


婚礼散场了,恭子朝刚走了过来,怨声载道地说,“堂本光一啊,长得挺帅,但也太没有礼貌了吧。跟他说三句话,他回我三个字!”


“fufufu,”刚笑了起来,“我觉得他肯定是看出我是男人了,一直盯着我看。”


“才没有,我觉得他是被刚子你迷住了。”


刚护住胸,一脸怕怕,“哪有这么傻的人。”


“谁知道呢,我先走了。”


见恭子摆了摆手,打算先行离开了,担心任务不能通关的新娘一个箭步冲了过来,把她拉到了光一身旁说,“光一君,你送恭子回去吧。”


光一这才从刚身上收回火辣辣的视线,并不打算买账,“不顺路吧。”


恭子公主哪里受过这种待遇,她不怀好意地一把拽过正在看天的刚说,“那么光一君,刚子今天不舒服,你送她回去吧。”


穿了一天高跟鞋,站都站不稳的刚一吓了一大跳,但是婚礼限定的哑巴人设不能破,他只能一脸不愿意地摆着手。


“那走吧。”


光一就势拉起刚的胳膊,阔步往停车场而去,不能开口说不的刚求救般地回头看着两位发小,她们整齐划一地抱臂对笑了一下,异口同声地说道,“有戏!”


 


跌跌撞撞地拉扯走了一路,被塞进了法拉利里,刚无奈地扯了扯裙摆,甩掉了脚上的高跟鞋。


“地址!”驾驶座上的人凶恶地问。


“哈?”刚张大了嘴,没有出声地说。眼睛又痒了,友惠不在终于可以揉眼睛了,他揉完又眨巴眨巴了双眼。


那人的口气变缓和了,“你家地址给我。”


刚翻出手机记事簿,敲打出了自宅地址,展示给他看。拿着手机的手涂了银色的甲油,那人一会看看指甲,一会看看地址,一会又盯着自己的脸看半天,在刚被看得发毛了之后他终于坐正发动了车。


装女人装了一天太累了,车平稳地驶上高速之后刚就睡着了,等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,车停在了家门口的停车场,也不知道停了多久。


“谢谢了。”刚用口型说道,他拾起脱掉的高跟鞋穿上,推门下车。


那人却也跟着从车里下来了。


放松了一路的脚重新被塞进高跟鞋里就站不稳了,停车场路面都是石子,刚一个踉跄正要摔倒的时候,腰被扶住了,人整个被那人搂在了怀里,刚只好往后缩,男人搂得更紧了。


手里举着的手机被他夺了过去,看了一眼又还了回来,命令式的口气,“锁屏划开!”


自己不能说话,对方混杂着淡淡烟味的气息又扑面而来,懒得反抗的刚只好紧闭着嘴,划开了锁屏。


光一又夺走手机,一手还是搂着刚的腰,一手敲打着手机屏幕,“这是我的电话,我给你发mail要回!”


刚翻了个白眼,心想,才不会回。


那人终于将自己扶正放手了。


刚转身离去的时候,还是感觉背后的视线缠绕在自己身上。进了公寓大堂,刚脱掉高跟鞋,从一株观赏绿植背后偷看着停车场,那人果然没走,视线对上了!


什么事嘛!刚逃一般地跑向了电梯。


 


堂本光一原本是不相信一见钟情这种事的,但在今天!一见钟情却确确实实地发生了,站在新娘旁边浅浅笑着的伴娘简直就是一个天使嘛。


这个刚子根本是梦中情人一般的存在,圆圆的大眼睛,翘起的三角嘴,穿高跟鞋走不稳的样子都太可爱了,一点也不惺惺作态。据说她不会说话,那么更可爱了,自己最讨厌啰里吧嗦的女人了。向友人打听她的事情,大家都含糊其辞欲言又止,可见是被保护得很好的女孩子。


上车后就大喇喇地把鞋脱了,揉着眼睛,睫毛膏的碎屑掉在了苹果肌上也不知道,还傻乎乎地眨着大眼睛,充满诱惑。


呼呼大睡不设防的姿态,就是把自己交给了我嘛,根本无法忍耐(当然还是忍耐了!


下车后抱在怀里的身体,柔软香甜,微微颤抖着,清纯得不得了。


逃跑后还偷看自己,怎么会这么可爱,为什么会这么可爱,光一倚在车上还是不愿离去,暗暗下定决心,我一定要追到她!




TBC





评论

热度(429)

  1. 大狮zei放空君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哇好喜欢这种套路啊💟